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畅潭

来的都是客,沏茶……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60年代后期的产物。那时候,伟人大手一挥,把我从娘胎里号召了出来。直到如今(事实上是终生了)身上还残留着红色的基因,无时不刻泛着红色的光芒,挥之不去,时刻相随,只要有人叫我,我的大名就会掷地有声地把那个年代召回。也许是从小接受了太多的爱国主义教育,现在居然对“爱国”两字麻木了。幸好在学校里学会了汉字的写法,学会了说中国话,也算是对祖国有个交待了。

网易考拉推荐

恶梦醒来是早晨  

2012-08-13 20:12:22|  分类: 关注自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突然之际,我成了一名被纳粹分子赶尽杀绝的犹太人,我毫无目的跑呀跑,只想躲避纳粹分子的枪口,只想能得到一席暂时的安宁。可是,可是,我最终还是逃脱不了强恶的纳粹军队,在几乎毫无防备的逃难中,我被生擒了,和众多的犹太族一起,拴着一条长长的绳子,移步在前往不知道是监狱还是地狱的广场上,不许回头,不许驻足,也不许凝望,只能目无表情地挪着本不想挪动的脚步……前进一步,意味着生命的丈量就少了一步。

  是因为我痛恨纳粹,还是因为我痛恨像纳粹一样的现行政府。我给不出一个答案。

  我这样和着许许多多的难民,和着貌似哀乐的氛围中,一步一步地迈向那深不可测的涧渊——死亡。

  那是一个集中营,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著名的奥斯威辛集中营,名气大,邪恶更大,里面早已有了一群群的难民,干瘪的躯体下早已没有了常人所有的底气,呆滞的目光里散发的是无尽的木讷和无尽的痛苦。就在这样一种背景下,我不明就里地成了一名集中营里新的难民中的一员了。很无助,很无奈。

  想方设法试着逃脱,逃脱,再逃脱,但最终还是被五花大绑回来,并追加严刑拷打的待遇,此时,我彻底地失望了,在这个暗无天日里的集中营里,我连抬头看天的机会都没有,还怎么去奢望我的自由呢。认命吧。

  接下去的日子里,接受着纳粹党所有的再教育,统一的上课洗脑,统一的训练,还有统一的吃饭,甚至于统一的方便,所有的科目,天天在我的脑海里翻江倒海着,但有一个信念没有改变,那就是逃。

  那天课时,和大家一起一直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我,丝毫没心思去听讲台上纳粹老师的教化,望着窗外广场上站着的一排排拴着绳索的难民也在同样接受着再教育,只是,他们的再教育,和我们课堂里的不一样,他们是最后一课,完后就要去见上帝,去做毒气试验,去做活体靶……我不敢多想,因为这就是以后这些坐在教室里的我们的翻版。忙回过头来,开始“认真”地听起课来。忽然,外面枪声大作,不敢偷看外面窗外发生的一切,完全可以意会外面发生的一切,应着枪声,我在默默地念着一个个倒下的同胞——活生生的,都这样成了纳粹枪口的鬼了。

  突然,一个“学生”起义了,兴许是受不了这样的刺激,风一般夺门而逃,去追求他的自由去了。当然,迎接他的便是教室里的纳粹军警的追击,他手中的那把鲁格手枪响了二响,没跑出多远的他已应声倒下,重重地滚到了教室门口。凭手枪的型号和那人的制服,我敢肯定,那是德国纳粹。

  往往,杀鸡儆猴的力量是无穷大的,整个教室的学员突然地像注入了一注极强大的兴奋剂,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讲台,直直地盯着黑板……

  看来,我只能数着受刑的倒计时了……

  在痛苦的煎熬中,我目无表情地活着,数着生命中的最后时光……在行将读秒的天日里,一道曙光照亮了我的心房,我惊诧不已,莫不是苏联红军的光辉,抑或是华沙保卫战开始打响的希望?

  在惊恐万分之际,我急出一身冷汗,窗外,泛起了阳光,原来,那是一场法西斯罪恶下的惊天噩梦。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