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畅潭

来的都是客,沏茶……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60年代后期的产物。那时候,伟人大手一挥,把我从娘胎里号召了出来。直到如今(事实上是终生了)身上还残留着红色的基因,无时不刻泛着红色的光芒,挥之不去,时刻相随,只要有人叫我,我的大名就会掷地有声地把那个年代召回。也许是从小接受了太多的爱国主义教育,现在居然对“爱国”两字麻木了。幸好在学校里学会了汉字的写法,学会了说中国话,也算是对祖国有个交待了。

网易考拉推荐

梦回  

2011-10-18 20:27:38|  分类: 童年的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饭后打球归来,路过一家中式快餐店,从里面的背景音乐里传来一阵欢快的歌声,很耳熟,又很陌生,原来是久违了的《赤足走在田埂上》,虽是翻唱,但那种轻快的节奏还是让我静静地驻足听了下去。

      随着悠扬的旋律,我甚至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已顾不到周遭熙熙攘攘的夜市人流,也听不到小商贩子们的吆喝和吵杂的讨价还价声了,耳边回响的唯有这一曲当年最早流入大陆故地的台湾校园歌曲。

      叶佳修,听着这首歌,我的脑海里下意识地冒出了这个人名。曾几何时,他是一位在当时的广播中听到最多的人名之一。清楚地记得那是在1980年的下半年,我刚刚升入初中,校园里有很多同学甚至老师都在反复哼着几首当时听来有点反常的曲调,虽然当时邓丽君的歌声已于几年前先人一步进入大陆,但一直来都是以靡靡之音偷唱的,始终未能登上广播电台这种大雅之堂,对于叶佳修的到来,我感觉既亲切又陌生,亲切的是旋律,陌生的也是旋律。说它亲切,显然那旋律是通人性的,通俗易懂,朗朗上口,张口便会,如溪水流淌,如春风拂面,一扫多年来激昂有余、柔绵欠缺的说教腔调,亲切如故;说它陌生,那可是我平生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节律,乍一听到,是不是有点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嫌疑,与周围的景与物是完全格格不入的。学唱的时候也有点偷偷摸摸,一个初一学生,多少已经知道点靡靡之音的概念了,尽管模糊,但台湾,香港的开放符号已经深深烙入了我的脑海里。

      以后的收音机里,播放的台湾歌曲越来越多,但听得最多的还是这几首校园歌曲。歌曲资源少,还因为泊来物的稀缺,所以,当一获悉有台湾校园歌曲回放的时候,我准会守在收音机旁,静静地聆听扬声器里播出的旋律。有时候还不够,到条件好点的同学家用收录两用机听,边听边录下来,以便以后学唱。那时候每首歌曲播放前主持人都要播报一下歌曲的词曲作家的姓名,所以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记住了叶佳修的大名,因为当时台湾的校园歌曲,很大一部分都是由他一个人作词谱曲写成的,主持人总会说,叶佳修作词,叶佳修作曲,所以,对他的记忆犹深。循着他的歌曲,我又懂得了罗大佑,懂得了文章,懂得了潘安邦,当然这是后话。

      这里有个小小的插曲,不知道同龄的博友们有没有和我一样的想法:记得当时第一次听台湾歌曲时,还在怀疑这唱的男声会不会真的是台湾人的声音?台湾人的歌曲怎么来的?台湾歌能唱吗?一连串的问号伴随着我度过了那一个还抹着红色尾巴的童年。

…………

      听完快餐店里的《赤足走在田埂上》,那恍若隔世的念想还在我的心间缠绵,闭着眼睛奢想着主持人的播报:下一首歌曲,《乡间的小路》,作词作曲,叶佳修。

      看了我的文字,你应该想起了谁是叶佳修了吧?同龄的博友们,可是?让我们一起梦回一次吧!

      叶佳修部分作品:赤足走在田埂上   乡间的小路 外婆的澎湖湾 踏着夕阳归去,还有很多,一时想不起来喽!

歌词:黄昏的小村道上
洒落一地细碎残阳
稻草也披件柔软的金黄缕衫
远处有蛙鸣悠扬
枝头是蝉儿高唱
炊烟也袅袅随著晚风轻飘散
赤足走在窄窄的田埂上
听著脚步的啪吨啪吨响
伴随著瓮瓮亲切的呼唤
带我走回童年的时光
鼻中装满野花香
成串的笑语在耳畔
劈劈啪啪的足声响澈田埂的那端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