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畅潭

来的都是客,沏茶……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60年代后期的产物。那时候,伟人大手一挥,把我从娘胎里号召了出来。直到如今(事实上是终生了)身上还残留着红色的基因,无时不刻泛着红色的光芒,挥之不去,时刻相随,只要有人叫我,我的大名就会掷地有声地把那个年代召回。也许是从小接受了太多的爱国主义教育,现在居然对“爱国”两字麻木了。幸好在学校里学会了汉字的写法,学会了说中国话,也算是对祖国有个交待了。

网易考拉推荐

田间,那一簇马兰头  

2009-04-24 20:14:00|  分类: 童年的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凋零了,往日延绵的金黄已定格在我昨日的记忆里,我们只得再等一年,方能重温那弥漫飘香的菜花大军。
  望着路边剩下的偶尔几枝顽强争春的小黄花,还有大片洒落在阡陌间近乎枯萎的花朵,所有的一切无不宣告着一个季节的终结——春天快要过去了。
  工业文明不一定全是好事情,感觉现在的农村已今非昔比,久居农村的我已经不太容易能见到孩提时一出门便能见的广袤的原野和农庄,冷冰冰的钢筋混泥土里透着些许的无奈和颓废。
  还好,这个清明前夕的某一个傍晚,下班路上,因为想去看一座曾经带给我许多儿时美好回忆的古桥,所以顺路而下,沿着一条早已废弃的河塘蹑手蹑脚地前行着,桥未看到,不远处喷薄欲出的翠绿映入了我的眼里,一大簇马兰头(宁波人叫马兰)在一隆起的土岗上正蓬勃地昭示着自己的青春,一阵风吹来,它们活像是一个刚出世的娃娃,活蹦乱跳地嬉戏着,互相撞击着,努力地向上伸展着,欢迎着我的到来。
  闻着马兰头特有的清香,走近细看,它的周围杂草丛生,就这一块地有马兰头,而且特别的鲜嫩,仿佛底下有专供它们生长用的无尽的养分在一样。
  又一阵风吹来,马兰头还在骄傲地欢唱着,而我的脑海里清晰地还原出儿时采马兰头的情景来。
  每年的仲春季节,正是田野里遍布马兰头的时候,河塘边,田垄间,沟渠下,随便一弯腰,总能见到鲜嫩无比的马兰头。那时候,放学回家的我们,第一件事往往不是做作业,而是约上几个小伙伴,挎上一个竹篮,带上一把上好的小剪子,蹦蹦跳跳地向村庄边的田地里走去。
  起先,小伙伴们通常聚在一起,有说有笑,见到好的多的,准会你抢我夺,争夺一下地盘,有时候还要为此闹不愉快,甚至哭鼻子。时间一久,几个人就开始慢慢地分散了位置,各自弯着腰,低着头,耳边只有“咔嚓咔嚓”的手起刀落的剪子声。
  太阳逐渐地在向西山扔去,我的竹篮子也已经被马兰头占据,当火红的晚霞涂尽西边的时候,正是我们满载而归的当口。那几个提前回家的,定在大声地、得意忘形地向众人夸着海口,在家长面前邀功领赏,这个时候,年轻的家长们总会合不扰笑口,用笑声夸耀着自家孩子的能干。倘若要将这些劳动成果立马尝鲜,“落手”(宁波俚语,意为动作)快的主妇,手脚麻利地便能当晚烧出一盆清亮的马兰头来。
  ……
  路边汽车的喇叭声把我从记忆中拉了回来,富有遐思的童趣已离我远去,虽然现在想要吃马兰头很方便,可以随时上菜市场买上一大堆,但这些从大棚里出来的克隆品,无论从色泽和口味都远不及田间采集的原生态。如今的孩子因为家长的惯养和繁重的学业,已经再也不可能重蹈父母辈们到野外采割马兰头这一副业了,可对我们来说,原本那这种垂手可得的东西,现在已几近奢望。

田间,那一簇马兰头 - 淡然处世 - 畅潭

田间,那一簇马兰头 - 淡然处世 - 畅潭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