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畅潭

来的都是客,沏茶……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60年代后期的产物。那时候,伟人大手一挥,把我从娘胎里号召了出来。直到如今(事实上是终生了)身上还残留着红色的基因,无时不刻泛着红色的光芒,挥之不去,时刻相随,只要有人叫我,我的大名就会掷地有声地把那个年代召回。也许是从小接受了太多的爱国主义教育,现在居然对“爱国”两字麻木了。幸好在学校里学会了汉字的写法,学会了说中国话,也算是对祖国有个交待了。

网易考拉推荐

有意思的宁波话  

2009-03-31 19:36:21|  分类: 爱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单位的技术员小X是外地人,来宁波多年,虽然学得了一口还算地道的宁波话,但对于很多的俚语土话就显得颇费心神了,常常在听了很久后,还是对某个字或词的含义一知半解,任凭头脑抓破,也不知道所以然,于是笑笑,会向我们这般正宗的地产宁波人取经。在听取了解释后,他便会恍然大悟地大笑起来,钦佩我们宁波话的魅力。

  那天另一位来自四川的操作工C问我们:你们称酸菜怎么叫“咸齑”(音ji)?是呀,他这一问,我也一时答不上来,心想,你们叫的酸菜其实也没错,带酸性的菜嘛,我们这咸齑书面语叫咸菜,因为菜是经过腌制的,很咸,所以叫咸菜,这样解释倒可以马虎成立。至于咸齑嘛,看来只有查资料才能说明白来历了。

  说起宁波话,自有很多故事可以说来。

  记得我小时候,远在沈阳的亲戚——叔祖父(爷爷的弟弟)一家来宁波老家探亲,因为结婚晚,两位叔叔的年龄比我还要小。那时候他们一家人就住在我曾祖母家,当时我们都是幼儿级的玩童,自然两位叔叔的年龄更小,常常玩着玩着就哭闹起来,这时,作为两叔叔奶奶的曾祖母就会很疼爱地哄他们别哭,用宁波话对他们说:“乖,别哭。”曾祖母不说倒还好,一说,似乎更惹火了小兄弟俩,一看他俩哭得更厉害了,曾祖母就哄得更卖力,他俩就更哭。懂宁波话的都知道,这是宁波话在他们中间煽风点火了。

  乖,宁波话音和普通话“坏”字很接近,小兄弟一听奶奶说他们坏,当然哭得更响了,可怜白发苍苍的曾祖母,始终不明白她到底说错什么了?哄人也这么难哄?

  其实宁波话是很有科学道理的,记得以前我也写到过一篇《难懂的宁波话》这里不妨再来赘述一下,供大家开心玩乐。

   比如,我们宁波人说的蚕豆其实就是“罗汉豆”,而书面话通称的大豆,在宁波人看来不叫大豆,其有二种叫法,刚出土鲜嫩时因其外壳常常带有一层细细的绒毛而叫它“毛豆”,(很形象生动吧。)到了去皮晒干后出来的豆子因其外表成黄颜色所以又叫做它“黄豆”了,(真的很有意思吧)而北方常说的土豆(马铃薯的别称),到了宁波地后,就叫它洋芋艿了,估计古代的宁波人以为这种品种是从国外引进的,一时又起不出一个好名字,于是在有同样味道的芋艿前加一个洋字,以示区别。就这样中不中洋不洋的,和本地的芋艿共同相安无事地生存了N年,反正我们宁波人眼里视它为芋艿不假。

   豆如此,对于其它的东西更是这样,不说还好,越说越感觉糊涂。

   还有早点吃的“馒头”,我们宁波人也分得很细,不带馅的纯面粉做的就叫淡包(真是够生动了),不带馅的又稍带甜味的就叫甜包,而真正的带馅的才叫馒头。当然也有同书面话一样的叫法的,那就是包子。

    同样是早点的油条,宁波人的叫法就又不一样了,称它为“油炸鬼”。这里也有一个典故在里面,在此不妨说说:当年那个杀死岳飞的秦桧卖国,人人痛恨,于是就想把他下油锅炸了吃了,从此油条就起了个名字叫油炸桧,在吴音越语里,桧和鬼同音,于是油炸桧就成了油炸鬼了。哈,原来地道的宁波俚语里也很有爱国精神呀。

   宁波话似乎很难懂,但仔细一推敲很有淡淡的科学道理,还是很值得一学的,这不,现在社会上又流行起学说宁波话来了,想想,像我一样正宗的宁波人是会热情欢迎各方友人的求学的。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