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畅潭

来的都是客,沏茶……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60年代后期的产物。那时候,伟人大手一挥,把我从娘胎里号召了出来。直到如今(事实上是终生了)身上还残留着红色的基因,无时不刻泛着红色的光芒,挥之不去,时刻相随,只要有人叫我,我的大名就会掷地有声地把那个年代召回。也许是从小接受了太多的爱国主义教育,现在居然对“爱国”两字麻木了。幸好在学校里学会了汉字的写法,学会了说中国话,也算是对祖国有个交待了。

网易考拉推荐

由“情人节”想到的  

2008-08-07 21:12:44|  分类: 随心所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快,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七夕节了。本来一个很正常的传统小节日,现在被冠以了“中国的情人节”后而名声大振,不为别的,只为这个在现实社会里几乎是最敏感的词语——情人。

    在我的印象当中,我们国家在以前很长一段时间里是没有“情人”这个词的,确切地说,虽有情人一词,但也只是代表资本主义所谓的腐朽没落的生活方式而已,而且包含的意义甚是狭隘,因为那是外国人的生活方式,当然那个词汇也是外国人莫属了,国人是无权“享用”的,不管你是声名显赫的达官贵人,还是有钱有势的大亨,你想享用别人的老婆或者别的女人,那也只能是偷偷地“暗箱操作”,所以,在这个国度下的雪亮群众眼里,她永远不能称作他的“情人”,对三教九流的人来说,只知道是姘妇,如果硬要说得体面点的话,那也只能说是“情妇”了,曾几何时,那是我们国家对这种女人的最高级别的“尊称”了。

    可能是应验了进口的东西什么都好,“外国的月亮总比中国的圆”这句行话,或者是某些超前一族真的是太不愿意听这种市井坊里的低俗叫法,学会了享受生活的他们(她们)竟然生吞活剥死不要脸地把“情人”一词走私入境了,而且一发而不可收,并开始像瘟疫一样堂而皇之地四处扩散,无孔不入地浸入到了生活当中的每一个角落。来势汹汹的它竟然在没几年的时间里在我们这个国家立足,还生根开花了。无人评说,无人干涉,也等于默认它的存在了。

   于是,我想起了上几年网上流行的一篇奇文——叫《睡了是奸情,不睡是爱情》(其实现在你只要到网上随便搜搜,都可以轻松搞定这篇文章的),从标题到文章的内容,无不都是一段最为实在的大实话,说出了绝大多数人的心里话。针对同样的看法,我也想在此补充几句。

    是的,朋友和情人之间看似相隔甚远,奸情和爱情之间貌似对立,可内中的理论分明是大家所心知肚明的。梁山伯和祝英台因为没有睡过,所以他们是爱情的典范;西门庆和潘金莲因为睡了,所以他们是奸情的刻本。同样一段情缘,前者被千古传颂,而后者则快要被唾沫所淹没了。试想:要是当年梁山伯和祝英台睡了,而年代比它稍早的西门庆和潘金莲没睡,那给现在人的结果又会怎么样呢?可想而知,施耐庵和兰陵笑笑生就要重新把他们的二部小说的主人公改掉了,西门庆改成了梁山伯,潘金莲改成了祝英台,当然,化蝶的演绎只得由西门庆和潘金莲二个来完成了,“梁祝化蝶”也要变成“西门潘共舞”了。

    啰嗦了几句,道理很明显,朋友和情人,奸情和爱情只是一对用“睡”来作掩护的兄妹,“睡”横于床中,多少的爱情变成了奸情,多少的朋友变成了情人,就这么简单。

     于是想起了过去在网上看到的一段话,大意是:最牢固的爱情恐怕只有“阳萎的男人和性冷淡的女人”所组建而成的家庭了,否则,逢场作戏的誓言只能骗取互相的信任,所谓的爱情只是在法律的约束下和道德的谴责下,在那段露水情缘上抹上一层美丽的雪花膏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