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畅潭

来的都是客,沏茶……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60年代后期的产物。那时候,伟人大手一挥,把我从娘胎里号召了出来。直到如今(事实上是终生了)身上还残留着红色的基因,无时不刻泛着红色的光芒,挥之不去,时刻相随,只要有人叫我,我的大名就会掷地有声地把那个年代召回。也许是从小接受了太多的爱国主义教育,现在居然对“爱国”两字麻木了。幸好在学校里学会了汉字的写法,学会了说中国话,也算是对祖国有个交待了。

网易考拉推荐

江南的梅雨  

2008-06-26 21:26:17|  分类: 随心所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居然下了一天的雨,而且是倾盆地下,几乎一刻也没有停过。好几年没有出现过的江南黄梅雨季今年终于如期而至了,活生生地,到处是一片水世界,晚上回家的时候我看到许多低洼地已是汪洋一片了,有几个小孩子嬉笑着,玩着泼水的游戏。或许他们真的不知道老天再这样把雨下去的话,他们的笑声恐怕要被哭声所代替了。

        在我的记忆中,江南的六月一直是个多雨的梅季,有时候会断断续续地持续下上一个多月,这情形很象一位月事不济的妇人,滴滴答答的,淋漓不断,令人好生厌烦却又无能为力。在那个季节里,人们的脚上总是穿着雨靴子,偶尔等到天气稍一放晴的那一刻,靴子里的闷热所产生的脚臭总会随着霉季的阳光而蒸发出来,臭气冲天,令人掩鼻,却又每每无法改变这一错乱的方阵。

        当光着脚丫的小孩子们开始追逐起久违的阳光时,殊不知,多日积压的霉气和阴湿使得众多的小虫小蛇们纷纷出来享受起阳光灿烂的清晨来,偶尔翻开墙角边的一块青石,底下嫩黄的草叶里通常有很多的不知名的昆虫或者蜈蚣天蛇一类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家伙,而每每碰到这种情景时,我们一帮小家伙们总是惊呼着慌忙作鸟兽散,所以,那个时候我们的脚和手被毛毛虫甚至蜈蚣蛰一口是常有的事,现在想来,记忆犹新。

江南的梅雨 - 淡然处世 - 畅潭

 雨天总是叫人生厌的,那个时候,我们最盼的是能够快快地出梅季,结束连绵的阴雨,因为出梅的时候,就是杨梅上市的时候,一粒酸甜鲜嫩的杨梅入口,那久日的阴晦在嬉笑的脸上开始一扫而光了。

        可是不知从何年起,江南的黄梅雨变得越来越模糊,越来越分辨不清,以至于近几年里,只知道只有节气里的入梅和出梅二个概念了,全然没有了这个江南特有的湿漉漉的夏日。梅雨在如今小孩子里的脑海里只是一个框子,已经少有内容。问儿子,他只是茫然,不知道所谓的梅季。

       不过家乡多雨的梅季今年还是重回家门了,喜还是大于忧的。虽说多雨会带来诸多的不便,但丰沛的雨水依然是江南的象征,如果不是持续的淫雨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1220)|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