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畅潭

来的都是客,沏茶……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60年代后期的产物。那时候,伟人大手一挥,把我从娘胎里号召了出来。直到如今(事实上是终生了)身上还残留着红色的基因,无时不刻泛着红色的光芒,挥之不去,时刻相随,只要有人叫我,我的大名就会掷地有声地把那个年代召回。也许是从小接受了太多的爱国主义教育,现在居然对“爱国”两字麻木了。幸好在学校里学会了汉字的写法,学会了说中国话,也算是对祖国有个交待了。

网易考拉推荐

乡恋  

2007-07-28 20:07:56|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那位远在沈阳的叔祖父(祖父的弟弟),今天到宁波老家来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当然,欣喜之余,晚辈们也不忘去犒劳这位贵客。毕竟我们与上次和他见面的时间过去了十三年了,芸芸众生,十三年算不了什么,不过是弹指一挥间,但人生能有几个十三年呢?岁月的沧桑在这个时候得到了最好的印证和体现。

          入席后,我恰巧就坐在叔祖父的斜对面,让我得以很清楚地看清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第一眼望见,就觉得叔祖父比上次的一面老了许多,尽管没有他来之前我所想象当中的那么苍老,但斑斑白发还是在轻声地诉说着一个人岁月的变迁。不过,几十年的军旅生涯,练就了他一身军人特有的风采。眉宇之间,又发觉他精神还是那样的矍铄,七十好几的人了,身子看起来还是那样的硬朗,虽然他脱了军装,但怎么看,还是一副军官的模样。他身旁坐着的叔祖母,如果不看她的人,我是无论如何也回忆不起她当初的模样的,毕竟距她上次来宁波的时间已经有二十五年了。当问及我的岁数和儿子的年龄时,叔祖父不禁感叹起岁月的流逝和轮回来了。这时候,我能从席上的每一个人的眼神中感觉出一个同感:原来我们都老了。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我觉得,此时此刻能表达一种乡情氛围的唯有这首唐代诗人贺知章的《回乡偶书》。过了五十多年游子生涯的叔祖父,一踏上故乡的热土,让乡亲们惊奇的是,操的依旧是一口地道的宁波俚语,丝毫没有夹杂些许的东北口音,其标准的发声甚至让现在的小学生们汗颜三分,他那入乡随俗的风格,更令大家倍感亲切和喜悦。

乡恋 - 淡然处世 - 畅潭 中间的那位白发白衣老者,就是我定居沈阳的叔祖父,右二是我祖母,右一是我小叔祖父。

 

乡恋 - 淡然处世 - 畅潭豪情满怀,尽情畅饮。

        星转斗移,时光荏苒,可老人家爽朗的笑声依旧,一张脸就是一个大写的乐字,在他不紧不慢、抑扬顿挫的语调之中,把大家带入了一个又一个的年代和久远的童年。是啊,回忆过去是美好的,重温那段记忆,甚至把这些美好的瞬间串起来,在这个席上抖落出来,那便是他给大家最为舒心的礼物。

        也许是年代太久远了的缘故,叔祖母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模糊,不过,我从她的语言举止以及过去小时候曾祖母的教诲当中,我得到了许多关于她的种种细节。曾祖母不止一次地告诉过我,叔祖母的人品很好,年幼无知的我不知道她说的“好”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于是,想信将疑地叫她解释,到底有多好?显然,曾祖母是答不上来的,更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这个“好”的程度,现在想来,当初也真够难为曾祖母的良苦用心了。如今,带着淡淡的笑容,叔祖母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一脸的和蔼可亲,始终荡漾在她的身上,是啊,当初曾祖母所说的“好”字立刻在我心头萦绕,我才明白,她指的这个“好”代表的是一个标准的良家女子,一个贤淑,朴实又能干的中国妇女。这是叔祖父的福分,也是我们陈家人的骄傲。

        吃着家乡菜,聊着家乡事,围在桌子边的是一种亲情和乡恋,在叔祖父朗朗的笑声中,我们聆听着一种美好,畅想着一个希望,我想,那种其乐融融的乡情意境不是谁都能体会得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