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畅潭

来的都是客,沏茶……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60年代后期的产物。那时候,伟人大手一挥,把我从娘胎里号召了出来。直到如今(事实上是终生了)身上还残留着红色的基因,无时不刻泛着红色的光芒,挥之不去,时刻相随,只要有人叫我,我的大名就会掷地有声地把那个年代召回。也许是从小接受了太多的爱国主义教育,现在居然对“爱国”两字麻木了。幸好在学校里学会了汉字的写法,学会了说中国话,也算是对祖国有个交待了。

网易考拉推荐

难得记一下流水般的日子  

2007-12-04 20:38:19|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六点不到,我这个全天候的手机就响个不停,不用问,有人在门外叫我要买东西了。一看时间还早,想多睡一会,于是把他的第一个响铃给拒绝了,不料,没几秒钟,第二个铃声接踵而至,估计睡不成,就接听了。睡眼惺忪的也不知道对方所云,胡乱地挂了电话,还是不死心地想沉睡一会,可是刚把被子卷正好,第三个铃声又朗朗地响了起来,平时调得不怎么响的铃声在这个寂静的早上显得尤其的响亮,看来今天这个懒觉是睡不成了,很不情愿地接了第三个电话:“喂,师傅呀,我起来了好吧,你不要打了,等一会我马上下来。”洗刷完毕,当我兴冲冲地拉开卷帘门,去迎接今天的开门红时,头先探出去,差点晕倒,门外压根没有人,连影也没有呀,谁呀?不会开玩笑吧?除了摇头还是摇头,后来傻傻地只能这样想当然:可能这个人真的太急了,等不及走人了吧。

     出师不利,今天的一天还会平顺吗?我不敢想,虽然我是一个彻底的维物主义者,但十年来的个体生涯告诉我,早上开门生意蛮有灵光的,真的。无聊地在行道树下踱着步,数着由远而近的几杆电线杆,忽然一声响,回头一看,身后的二辆电动车撞一起了,也真是奇怪,本来没多少人影的二边街道,就是因为一起小事故,一下子围拢了好几人看热闹的人,而且在不断地增加着,不一会儿,把整个现场围得水泄不通,我正无事可做,便也过去看个究竟。二辆车都是全新的,而且样式一模一样,都是“钟爱一生”这种款式,(看来大家的审美观是一样的)。当时大家七嘴八舌,看车的摆放,一辆正常行驶的电动车从主车道行到非机动车道后,和迎面的另一辆逆向行驶的电动车正面相撞,事故就这样发生了,逆向的车主是一位美眉,一副很可怜的样子,车子的左边已经撞得面目全非了,外壳一片狼藉,只见她哭丧着脸,似懂非懂地一直和对方说着,要对方赔这样的事。好多围观者都对她说:“算了,小妹妹,反正他也被你撞了,只要人没事就好,以后小心点。”说了一大通,这个美眉还是拎不清,还说非要报警不可,叫对方赔什么的,我苦笑着对她说:“小阿妹,算了,如果你要报警的话,到送来吃亏的还不是你,交警一到,你非但得不到赔偿,而且你还要赔他呢,你本来就已经错了,因为你是逆向行驶,这条道路行驶权是对方的,你知道吗?”她一脸茫然地说:“他撞破我的车子了呀,难道不赔了?”叫我如何向她解释呢?我又自管自地走开了,懒得再向这种“车盲”解释。

     一大早就遇见二件不太顺心的事,今天的一天能有好收成吗?依然无所事事,坐着看看昨天未看完的宁波晚报,报上其实也没什么大的好的新闻,倒是这只“华南虎”一直吊着我们的胃口,昨天六个权威部门的鉴定似乎已经对华南虎盖棺定论了,但信誓旦旦的周正龙和周正龙们能这样死心吗?从国家林业部到陕西林业局,再到广大的民众,能把这个华南虎炒得这样热,当初周恐怕是想都不敢想的,如果华南虎真的有灵性的话,一定也会站出来虎啸一番了。

     看着华南虎,听着门外几家商场招揽顾客的音乐声,不知不觉地迎来了中午,感觉时间过得真快,早餐还没有消化完,又得委屈一下可怜的肚子了。其实吃与不吃只是一个概念的问题,不吃嘛,对不起中餐这一称号,吃嘛,肚子兄还没打官司。在犹豫不决之中还是不太情愿地喂了一下肚子,就算是一个交代吧。最基本的温饱问题解决后,心情有点开朗了,外面阳光灿烂,初冬的宁波迎来了一个难得的风和日暖日,赶紧晒晒太阳,暖和暖和自己的同时,也能饱览一下繁华的街市。可能是没怎么晒过太阳的缘故,斜靠着椅子,歪着头居然睡着了,醒来后一个寒战,浑身发冷,估计是早上没睡好,午睡补上了。

    起来后,不想再晒太阳,反正还是空着,坐在电脑边又开始了我的QQ革命,同学群里的同学又多了几个,来了兴致,反正白聊白不聊,好几天没上群了,就聊会吧。东拉西扯除了胡扯就是乱说,反正大家没一句正话,不过,开心的氛围一直萦绕在其中。不过,聊多了,我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里面的同学里只有我一个是男生,其他的全是女生,我对她们调侃道,我成了唐僧落女儿国,太难堪了呀。偷偷地不辞而别,退了出来。哈,当然庆幸自己还没落入她们的“魔掌”。

      聊天的时间其实过得很快的,感觉很短的一段时光,居然迎来了门外的下班高峰车流,外面滚滚的车流告诉我,我在QQ里也滚得太长太长了。于是伸了一个懒腰,只见右边走过来一对母子,那个小子大概只有五六岁光景,眯着眼,煞是可爱,他对旁边的妈妈说:“什么叫诚信呀,电视里天天说着诚信,诚信到底是什么呀,能买到吗?我家里有诚信吗?”一连几个问号,问得她妈妈一时哑口无言,看她只是尴尬地笑笑,没能回答上来,其实于我呢?碰到这样的情况,我能说什么呢?现在哪是诚信的世界呀,分明是一个布满虚情假义的黑社会嘛。

     几乎是迎接着太阳的到来,又目送着太阳的落山,今天的一天算是这样白过了,细想起来,没多少意义,是的,尔等平民的一天,能有多少生机呢?弥补一下不太好的心情,晚上出去要了一大碗酸菜鱼,一家人美美地吃了一顿。

    附:这个流水账其实并不好记,看了又看,不知所云,真的像流水一样的平淡了,我的日子和我的日志。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