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畅潭

来的都是客,沏茶……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60年代后期的产物。那时候,伟人大手一挥,把我从娘胎里号召了出来。直到如今(事实上是终生了)身上还残留着红色的基因,无时不刻泛着红色的光芒,挥之不去,时刻相随,只要有人叫我,我的大名就会掷地有声地把那个年代召回。也许是从小接受了太多的爱国主义教育,现在居然对“爱国”两字麻木了。幸好在学校里学会了汉字的写法,学会了说中国话,也算是对祖国有个交待了。

网易考拉推荐

丢手机之后……  

2007-11-15 15:52:15|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个星期三,妻和一位朋友去了一家小服装店,衣服倒没买成,回家后手机却不见了踪影,我马上拨她的号码,听到语音提示说:你拨的手机暂时联系不上,请稍后再拨。常识告诉我,那是手机被强制拆下电板后才会出现的无信号假象,不用问,手机是妻不小心之时遗落的,待到她走后,有人据为己有了,并且把手机电板拆下,以便回绝一切来电。于是,我们马上折回去,把一丝希望寄托在那家服装店身上。可结果可想而知,人家说没看到过,不会在这里丢等等诸如此类的话,因为我们无权查,所以希望变成了泡沫,无功而返。幸好这部当初买的索爱T628已经陪伴着我们四年光景了,否则的话,真的要被这当初购入的天价而心痛不已。现在是机不离手的社会,生活当中是不能离开手机的,听着她的叹息声,我在隔壁的手机店里又为她选了一部。

     过去经常听到有人说起手机很容易丢的事,以为这是粗心造成的,还自诩我从来不会丢手机的,没想到,这种“好事”居然轮到我家里人来了,好郁闷。 手机是补回来了,可我的心还是愤愤然,当然不是心疼这点钱,心疼的是这个拾金后却会昧着良心的“拾遗者”。很明显那家服装店就是第一怀疑对象,妻就是从那儿出来后丢的手机,它能跑到哪里去呢?而且没过三分钟手机就联系不上了?丢路上的可能性更是少之又少。这个已经陪伴了我们四年时间的索爱,算是完成了它的使命。那晚躺在床上,时不时地想着这事,忙又起来,用我的手机号打过去,语音提示,对方正在通话中。“看来有头绪了”,到了冰点的心很快又复燃了起来,我暗自惊喜,一直拨,直到拨通为止,可是对方匆匆而挂,第三次打过去之时,语音提示又是“你拨的手机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我还是不死心,忙又发了二个短消息,对她说:“你真不够朋友呀,如果手机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卡就还我吧。”等到第二天早上,我起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拨还在对方手中的这个“老婆号码”,当然她又强制关了。

      第二天一早我赶回移动营业厅,先把这个卡停用,然后又补了一个新的。回到家中,迫不及待到网上查看昨晚丢手机后的所有通话和短信记录,里面清楚地显示着她通过话的三个手机号和通话总时间,还有通话费用。大概用“不用白不用”的SIM卡总是很痛快的吧,如果没有我的干预,这卡里预存的80多元话费没多时会被她打完的。网上显示,她在我的干预下,还是打掉了25元多的话费,而且全是晚上十点之后,有一个通话纪录长达1855秒,也就是一下子通了半小时之多。再根据手机号,到网上查了一下手机的所属地,一个很明显是本地的,应该是她本人了,另一个是新疆的,还有一个是深圳的。我眼睛盯着网页上的一切,肺都快要气炸了,好一个娘们,你太不道德了,居然想把到你店里来的顾客遗忘的手机居为己有,良心何在?

       心存侥幸,我逐个把这三个号码打了一遍,本地的一个说是已欠费,第二个是一个男的接的,我编了一个很真实的谎言,说昨晚打你手机的是我的姐姐,现在她人失踪了,我们家人唯一的希望就只能通过手机里的通话记录,想得到一些消息,所以想问一下,昨晚她在电话里说了哪些话云云,他起先提防的心有点松动,他说,他们只是聊聊天,也没什么别的意思,还说他们不认识的,真的只是聊天而已,在QQ上偶尔认识的,后来她说通一会电话吧,所以聊了几句。反来复去说,他们真的没干什么?其实我管他们干什么呢?等到第三个那个新疆人,也是一个老男人的声音,也是和深圳人那样的话。看来,抬手机的人是女的无疑了,我心里骂着:想不到,你用我们的手机费爽快自己,好一个骚货呀。

     本来已经平静的心,又让我波澜四起。再次把最后一个希望寄托在派出所里,因为这口气我真的是咽不下。来到附近的派出所报了案,接待的那位外地民警尽管态度不错,但他推诿的工作作风着实让我大失所望,他推说我不能确定这手机是偷还是丢,所以,他们不能查对方,这是一个人的权利,真是天哪!这是什么权利呢?还有派出所不能查的道理吗?那你们平时好好地怎么会去查暂住房呢?难道他们一定是罪犯不成?我对他说:“可能是我报案的价值太低了吧,你们不愿查罢了。”他听后拼命解释,我说我知道了,反正我的手机没着落了。

      本来凭着我的努力,应该算是到手的手机,却又眼睁睁地在某些人的所谓的“婉言”下拱手让人,真的是太气人了吧?

    这件事尽管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但我一想起,就觉得不是滋味:一个是贪心十足的浪女,一个是袖手不管的“旁人”,一起摆放在天平的两端,我这个不起眼的游码还能发挥出多大的作用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